创新之困还是诚信之困?

2017-11-26 20:19 来源:ag真人视讯

  温州中院就指出,我国对于检查发现的问题该如何处理,现行法律法规没有明文规定,也没有成文的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予以规范。

创新之困还是诚信之困?

从酷骑单车到小蓝单车,从友友租车到EZZY,今年有多达15家投身共享经济的企业宣告“倒闭”或终止服务,这其中包括6家共享单车企业、2家共享汽车企业和7家共享充电宝企业。据业内人士估算,仅最近半年来,部分企业“倒闭”已造成用户押金损失超15亿元。其中拖欠押金总金额最大的是酷骑单车,数量约为7亿元,人均押金金额最大的是EZZY,单用户押金数为2000元。

从共享单车“攻城略地”般地抢滩一二线城市市场,到现在多家共享经济企业倒闭后引发的押金退款难题,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当下共享经济领域盲目跟风的“创新之困”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O2O部助理分析师陈礼腾认为,互联网创业项目前期主要依靠投资资金维持运作,待模式基本成熟后形成稳定的现金流最终实现盈利。

而这是基于市场合理竞争的前提,无论是外卖补贴大战、网约车补贴战还是现在的共享单车等项目,都是盲目竞争的表现。陈礼腾表示,以共享单车为例,在国家有关规定出台时间较晚、实施力度还不够的背景下,一些共享单车企业将用户押金作为重要的应急资金储备,在畸形竞争环境下,某些企业会采取铤而走险“搏一把”的策略,一旦“搏输了”,后果就可想而知了。

今年9月,小鸣单车曾称,其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,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。

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,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,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。

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酷骑单车身上。

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“专门账户”。

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,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也只是一般存款账户,民生银行“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”。

业内观察人士指出,创业者们应该从当下共享经济的押金风波中吸取教训。

在项目规划时更多地着眼于技术引领,而不是一窝蜂地模式抄袭,然后妄图靠资本和铺摊子来占领市场,资金跟不上后,打起押金的主意。

押金的产生,本意是为了化解交易过程中的诚信问题。

因此如果有行之有效的信用体系的话,押金并非不可或缺。

今年8月,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发布的《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》中明确提出,鼓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企业采用免押金方式提供租赁服务,同时要求企业对已经收取的用户押金建立专用账户,接受有关部门监督。

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,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就已达到亿,除掉当中部分可信用免押的用户,按一个用户缴纳100至200元押金计算,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就接近100亿元。

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,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元左右。

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,共享经济在中国依然大有可为,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。

今天的共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,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,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和效率。

(责任编辑:佚名 )